• <object id="OP8pTR"></object>




    <dir id="OP8pTR"><strong id="OP8pTR"></strong></dir>
    <frame id="OP8pTR"><wbr id="OP8pTR"></wbr></frame>

      1. <param id="OP8pTR"></param>

  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        潇洒醉一回

        来源: 作者:

        阿皮不嫖不赌不抽烟公渐,就是恋一口小酒儿公渐,高兴时举杯畅饮公渐,烦恼时借酒浇愁公渐,平常日子里更是变着法子找借口喝。

        阿皮有喝酒的天赋公渐,从穿开裆裤时就跟着他老子沾酒公渐,一直喝到长成个五尺大汉公渐,什么钻桌子就地倒或者哭闹打人耍酒疯的事儿公渐,愣是从没在他身上发生过。他说要创终生不醉的吉尼斯纪录公渐,他老婆小兰撇撇嘴说他吹牛公渐,他急得赌天赌地地跟小兰打手击掌公渐,说如果哪天真要喝醉了公渐,立马就戒酒。

        这天中午公渐,阿皮邀矿上几个哥们到家里来小聚公渐,小兰觉得拿阿皮平时喝的小烧待客不成敬意公渐,就特地到街口新开的烟酒店去买了几瓶酒来。

        老婆这么给面子公渐,阿皮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公渐,于是和哥们喝酒时就不由多贪了几杯公渐,待弟兄们东倒西歪散去后公渐,他心满意足地一头栽倒在床上了。

        这一睡阿皮可就睡过了头公渐,睁开眼睛一看公渐,发现天已经全黑透了公渐,他心说:“坏啦!”慌慌张张从床上跳起来公渐,急匆匆就往矿上赶公渐,结果还是误了接班的钟点儿。

        阿皮想偷偷随车下井公渐,谁知矿主刘黑金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公渐,阴着丧门脸公渐,扯着公鸭嗓儿公渐,朝阿皮喝道:“你给我站住!随便误工公渐,影响生产公渐,你被解雇了公渐,该上哪凉快上哪凉快去吧!”

        阿皮一听急了公渐,赶紧认错:“刘老板公渐,我错了公渐,我认罚。看在我是头一次误点的份上公渐,您就高抬贵手吧!”

        可刘黑金却鼻子一哼公渐,阴阳怪气地说:“认罚?可以公渐,就罚你给我在矿上白干一年。”

        阿皮一听公渐,这哪是人话呀?当即脾气就上来了:“刘老板公渐,有你这么罚的么?凭什么我要给你白干一年?”

        刘黑金蛮横道:“凭什么?就凭这矿是本大爷的。我的话就是章程公渐,我让谁咋样谁就得给我咋样!”

        阿皮哪里忍得下这口气?一甩头上的安全帽公渐,怒喝一声:“我不伺候你总可以吧?你把欠我的工钱给我公渐,我立刻走人!”

        矿上已经四个月没给工人开工资了公渐,可此刻刘黑金却蛤蟆眼一瞪公渐,说:“谁欠你钱啦公渐,你小子想讹人是不是?你给我滚!”

        看着刘黑金这副无赖相公渐,阿皮气得照准刘黑金的脸就是一拳“冲天炮”公渐,把他打出去好几米远公渐,摔了个四脚朝天:“哼公渐,你这个昧良心的家伙公渐,就当我的工钱给你当药费了!”

        就在这时公渐,阿皮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大呼小叫公渐,他回头一看公渐,是刘黑金手下的一帮打手闻讯赶来了。阿皮想:双拳难敌四手公渐,好虎架不住群狼公渐,我不能吃这眼前亏呀!于是赶紧躬身往岔道上躲。黑灯瞎火的公渐,阿皮慌不择路公渐,刚跑了几步就“扑通”跌进一个深坑公渐,他索性就势趴在那里公渐,总算躲过了那伙人的追杀。

        阿皮喘过气来后公渐,突然觉得额头上有些黏糊糊的公渐,用手一摸公渐,这才发现都是血公渐,想必是刚才跌破的。被刘黑金炒了鱿鱼公渐,讹了工钱公渐,还受了如此大伤公渐,阿皮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!他升井后来到街上公渐,先找个小诊所把额头的伤口处理了公渐,然后找了一家小吃店公渐,要了一斤小烧公渐,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开了闷酒公渐,直喝到人家店家要关门了公渐,才摇摇晃晃地往家走。

        一肚子的酒精公渐,满脑袋的心事公渐,阿皮迷迷糊糊地一路摇晃着走啊走公渐,猛抬头公渐,发现自己怎么竟走进了一条陌生的胡同?他不由懊丧地啐一口公渐,再往回走。可谁知走啊走公渐,走来走去又走回到这条胡同里来了。“邪门儿公渐,今天八成是碰上鬼打墙了!”如此再三公渐,阿皮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今晚糊涂了。于是公渐,他索性不走了公渐,靠墙站下公渐,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公渐,掏出打火机来点火。

        可今晚也真是奇了公渐,阿皮“啪啪啪”一连打了三次火公渐,都没能把烟点成公渐,火刚送到嘴边就灭公渐,他气得只好把打火机拿在手里甩了又甩公渐,准备再打。就在这时公渐,突然有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公渐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阿皮吓坏了公渐,不由打了个寒战公渐,跳开一步回头看去公渐,只见一个帽檐压眉、衣领挡脸、戴着墨镜的人公渐,不知啥时候已经朝他贴了上来。

        “墨镜”把手里提的一个密码箱举起来公渐,在阿皮眼前晃了晃公渐,压低声音说:“钱我带来了。货呢?货在哪儿?”

        阿皮被搞得一头雾水:真是碰到鬼了!

        Tags: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duzhe/158444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推荐故事
      2. <object id="OP8pTR"></object>




        <dir id="OP8pTR"><strong id="OP8pTR"></strong></dir>
        <frame id="OP8pTR"><wbr id="OP8pTR"></wbr></frame>

          1. <param id="OP8pTR"></para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