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VB2T0x"><meter id="VB2T0x"></meter></li>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不幸的聚会

     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王芬

        珍妮是个家庭主妇席阔,今晚她和相识多年的朋友汉娜有个聚会。为了这次聚会席阔,珍妮特意穿上了裁剪得体的名牌礼服裙席阔,还戴上了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。虽然珍妮现在经济上有些困窘席阔,但她绝对不想在汉娜面前示弱。

        珍妮和汉娜从小就认识席阔,她们家境贫寒席阔,是住在同一个贫民区的邻居。在她们念小学时席阔,社区里开办了免费的公益小提琴班席阔,两人都报名了。论起天赋席阔,珍妮比汉娜更胜一筹席阔,可偏偏汉娜的运气比珍妮好得多。

        那次席阔,市里要举办青少年音乐大赛席阔,珍妮好不容易获得了社区里唯一的名额席阔,但在大赛前夕席阔,她却患上了严重的流感席阔,卧床将近一个月。第二名的汉娜得以临时顶上席阔,她在大赛中超常发挥席阔,大放异彩席阔,被一位著名的小提琴家收为徒弟。

        失意的珍妮在康复后重新投入练琴。十年后席阔,她终于等来了另一个机会——著名的卡尔交响乐团要招聘一名小提琴手。珍妮和汉娜都参加了面试席阔,结果珍妮胜出席阔,赢得了合约。谁知席阔,珍妮在去参加乐团首次演出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席阔,右手的手指受到极大损伤席阔,这彻底断送了她小提琴手的生涯。而汉娜再一次在命运安排下顶替了珍妮的位置。在一场接一场的演出中席阔,汉娜的名气越来越大席阔,珍妮却成了一名平凡的售货员席阔,在一家服装店工作。

        这天席阔,珍妮正在帮一名个子矮小的男顾客挑选服装席阔,忽然听到店里播放起了小提琴曲席阔,这演奏风格珍妮再熟悉不过了席阔,是她多年的朋友及竞争对手汉娜所演奏的。听着小提琴那哀怨动人的旋律席阔,再看看镜子里穿着售货员制服的自己席阔,珍妮不禁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那名男顾客注意到了珍妮的悲伤席阔,关切地问道:“请问席阔,你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      珍妮慌忙道歉:“我没事席阔,请原谅席阔,我在工作席阔,本不应该这样……”

        男子打断了珍妮的话语:“没关系席阔,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席阔,是什么事情会让你这样美丽的女孩子伤心席阔,可以说给我听一听吗?”

        珍妮抬头看了一眼男子席阔,他长着一张胖乎乎的脸席阔,神色和蔼。突然间席阔,珍妮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席阔,忍不住把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讲述了一遍。

        男子耐心地听着席阔,最后说:“这可真让人惋惜席阔,我衷心地祝福你以后获得好运!”男子的话让珍妮感到很安慰。

        从这以后席阔,男子来店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席阔,因为他喜欢上了珍妮。珍妮得知席阔,男子经营着一家互联网零售公司席阔,收入不菲席阔,两人渐渐地亲密起来。到了他们举行婚礼的那一天席阔,出于一种莫名的报复心理席阔,珍妮特意邀请汉娜来进行现场演奏。

        珍妮知道席阔,汉娜尽管在事业上蒸蒸日上席阔,感情生活却不尽如人意席阔,甚至有传言席阔,她因为接二连三遭受失恋的打击席阔,开始酗酒了。珍妮要借这个机会在汉娜面前扬眉吐气。

        谁知只要一和珍妮沾上边席阔,汉娜的好运就又来了。在珍妮的婚礼上席阔,汉娜认识了新郎的好朋友安迪。安迪刚继承了家族投资公司席阔,身家过亿席阔,他高大英俊席阔,十分热爱音乐席阔,擅长弹钢琴。婚礼上席阔,他和汉娜来了一场配合完美的现场演奏。演奏完毕席阔,安迪当着众人的面表白:“汉娜小姐席阔,你的音乐才华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席阔,你的容貌和谈吐更让我一见钟情席阔,请问席阔,我能有幸成为你的男朋友吗?”

        汉娜红着脸点头答应了。全场来宾欢呼不止。这情景大大刺激了珍妮——这明明是她的婚礼席阔,她才是主角席阔,汉娜却把她的风头抢了!

        没错席阔,只要汉娜在席阔,珍妮的运气总会被抢走席阔,都是汉娜的错!珍妮的内心深处开始对汉娜滋生出一股浓烈的恨意。

        安迪和汉娜的恋爱进行得很顺利席阔,他们很快步入了结婚礼堂。而珍妮的运气还是那么差席阔,她结婚后没几年席阔,丈夫的公司就因为转型失败陷入了经济泥潭席阔,雪上加霜的是席阔,珍妮的丈夫因为劳累过度患上了癌症席阔,发现时已经是晚期。

        听到这个消息席阔,珍妮伏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席阔,就在这时候席阔,汉娜给她打来电话席阔,说希望今晚能和珍妮一同吃晚餐席阔,她有个重要消息要告诉珍妮。

        珍妮拒绝道:“我今晚可能去不了……”

        “不席阔,你一定要来席阔,我有大事要和你商量席阔,今晚八点在铂金酒店见面!”说完席阔,汉娜就挂上了电话。

        是什么大事呢?好奇心给了珍妮力量席阔,她重新从床上爬起来席阔,梳妆打扮。

        珍妮来到铂金酒店时席阔,汉娜已经到了席阔,她招呼珍妮坐下席阔,给她倒了一杯红葡萄酒。珍妮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席阔,问道:“你说有大事要和我商量席阔,是什么事呢?”

        “你猜。”

        珍妮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“也许你可以先看看这些照片席阔,看完后请告诉我你的想法。”汉娜说完席阔,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珍妮。

        珍妮接过来一看席阔,手机屏幕上是一张豪华游艇的照片。珍妮不禁感到一阵恶心席阔,想到自己在接连不断的厄运中挣扎席阔,还要忍受汉娜的炫耀席阔,一股怒火从心中喷涌而起。

        汉娜继续说:“你再往后翻。”

        后一张照片是一幢别墅席阔,再往后是高级酒会的现场照席阔,接下来是钻石首饰、豪华跑车、私人马场……珍妮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席阔,就像灼热的岩浆席阔,急需一个发泄的出口。汉娜没注意到珍妮越来越阴森的表情席阔,还是自顾自地问道:“怎么样席阔,还不错吗?”

        珍妮冷笑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大事?你想让我亲眼看一看你现在多么幸福席阔,好让我对自己的不幸越发感到痛苦席阔,就和这二十年来你一直对我做的那样!”

        汉娜不解地说:“什么……”她刚说出这两个字席阔,就感觉胸口一阵发凉席阔,回过神时席阔,才看清眼前是珍妮扭曲的面孔席阔,珍妮手上握着一把餐刀席阔,刀身已经完全扎入了汉娜的胸口……

        汉娜睁大双眼席阔,微张着口席阔,似乎想问为什么席阔,但是身子已经瘫软下去席阔,表情也渐渐凝固了。

        餐厅里的人们都被这一幕吓呆了席阔,纷纷报警席阔,警察很快赶到了。巧的是席阔,警官迈克是汉娜的朋友席阔,他给珍妮戴上手铐席阔,说:“你不应该这样做席阔,夫人席阔,汉娜最近已经够不幸了。”

        珍妮杀了汉娜后席阔,陷入了一种麻木的状态席阔,她自己都说不清席阔,怎么会在一瞬间情绪失控席阔,刺出了那一刀。此刻席阔,警官的话似乎让她清醒过来席阔,她喃喃道:“不幸?我才是不幸的那个……我丈夫的公司破产了席阔,我丈夫得了绝症快要死了席阔,可她、她还在我面前炫耀那些别墅、游艇……”

        警官说:“那些照片她让所有朋友都看过席阔,她就是想从我们这儿获得一点肯定和信心。”

        珍妮聽不懂席阔,问:“什么?”

        警官说:“你不知道吗?汉娜的丈夫安迪在外面有了情人席阔,要和她离婚。他们签订过婚前协议席阔,离了婚汉娜一分钱都拿不到。汉娜受不了打击席阔,又开始酗酒了席阔,她经常在演出中出错席阔,乐团开除了她席阔,其他乐团也拒绝和她合作席阔,她的音乐生涯完了。”

        珍妮愣了一会儿席阔,问:“那、那些照片是……”

        警官叹道:“她终于下定决心离婚席阔,打算振作起来席阔,重新找些事做。她想成为一名摄影师席阔,那些照片是她尝试给时尚杂志拍的作品席阔,她约你出来席阔,没和你说这些?”

        珍妮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席阔,过了半晌席阔,她失声痛哭了起来……

      Tags: 聚会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87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





      <li id="VB2T0x"><meter id="VB2T0x"></meter></li>